全职病友

绿窗人似花

叶蓝论文(困……)

先上这么一部分。滚去睡了。


蓝河初期跟其他公会的会长没什么两样,在读者和叶修眼里都一样,出现区别是从叶修卖副本攻略开始,一线峡谷,叶修首选是蓝溪阁,但蓝河说他跟霸气雄图有约定这次副本记录蓝溪阁不抢,所以没有接受。——因为这份诚信,后来再跟蓝河做买卖的时候,叶修就可以让他赊欠了,这一点在别人身上没出现过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必须的。

原文是很难得一见的叶修心理活动:【如此相信蓝河,当然不仅仅因为蓝溪阁的名气。上次兜售副本纪录的时候,蓝河因为和霸气雄图有了约定,放弃了本是可以取得的一线峡谷的副本纪录,很显然这是一个讲原则的人。哪怕是在自家公会也很需要纪录来挽回声誉的时候,却也没有拿“不拘小节”的借口失信于人。这样的人,有什么理由不去信任?】

而且这种信任是彼此的,在神之领域和老魏一起抢BOSS,逼得蓝溪阁和轮回来跟他谈判,叶修要求先交材料才肯说出被老魏控制的BOSS的位置,这里的原文:

  【“那我们怎么就能相信你拿了材料不会闪人?”春易老说。

  “你问蓝河,我什么时候不守信用过。”叶修说道。】

  顺便,这次谈判,蓝河是春易老他们能联系到叶修这边君莫笑的中间人(原文说法),因为君莫笑进神之领域时的设置,别人不能加他的好友,自然也联系不上。不过后来蓝桥春雪回到神之领域,叶修遇见后加了他的好友,书里浅浅带过一笔。——这部分自由心证。

在给兴欣打工的时候还直接刷过蓝河的心理活动,原文:【不过对于叶修做出的承诺,蓝河还是很相信的。虽然这人有时实在让人无语咬牙,但蓝河对他却一直有着一种很信任的感觉。】——咳,不过这份信任是针对叶修“不管多少吧,反正现在我们钱是没有,你就先干着,以后有机会一块补给你。”这句——叶修可还是欠着蓝河5天工资的啊,估计虫爹早忘了。(这么好的梗叶蓝同人文那么多居然只有一篇用上= =

 

再说一下蓝河视角,初期蓝河眼里的叶修和众公会会长是一样的,让人头疼的BOSS,直到有一次谈话,叶神一句“能杀为什么不杀?”把他秒杀了【秒杀二字是原文】,从此他就走上了左右摇摆的不归之路。比如第一次去神之领域求助,当时笔言飞都不高兴了说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都不相信我们,结果蓝河还是顶着绕岸垂杨的嘲笑不停论证副本记录不可能被打破……直到他的好朋友都看不过去了纷纷私信说老蓝你别再挣扎了。

再比如公会会长群第一次讨论对付君莫笑的时候,他在一边不断泼冷水泼得别人都忍不住要问“你到底是哪边的”,后来会长群决定派人去谈判,蓝河是当之无愧第一人选(因为他跟君莫笑最熟),结果他死命不去,坚持不去,最后没办法,让夜度寒潭去了。

后来叶修从神之领域回第十区打蓝晶骑士原文刷过这么一句【各大俱乐部公会的分会长虽然都有君莫笑的好友,但这个时候敢于去说话的,也就蓝河一个】——类似这种,网游这块蓝河的独一无二刷过很多次。所以拿叶月踩叶蓝不成立啊。——至于大家每次都拿两人没见过面来嘲,我自己先嘲了吧。职业联赛之外的CP都没人权啊说起来都是泪。

 

关于绕岸垂杨,萌点在两个地方,一方面是蓝河这边,直接上原文:

【春易老、笔言飞、入夜寒……他们几个人都呆了。

  绕岸垂杨在他们看来就已经是一个很嚣张的家伙了,但这个君莫笑,简直就是嚣张到了狂妄啊!同样是狂妄嚣张,蓝河和绕岸垂杨是那么的不对付,但对这个君莫笑,却好像很是推崇,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】

另一方面是叶修这边,原文:  

【“蓝河没有来?”叶修却突然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  “没有。”春易老说。

“你们应该叫蓝河的。”叶修说,“这个人嘛,如果是PK的话,应该会赢蓝河多一点;但要刷副本,蓝河比较稳重,打配合刷记录会比他更出色的。”】

叶神狠狠地教训了绕岸垂杨一顿这个大家都知道了。

说一点教训绕岸垂杨的后续,依然是原文(千万别怪我原文上得多,我可怕被戴脑补的帽子了):

【“这个君莫笑,还真是不留一点余地啊!”笔言飞说着。

  “恰恰相反,我觉得这样反倒是留了余地。”蓝河说,“你们看世界,更多的都是在讨论君莫笑有多强这件事上,本该是一场比赛最重要的胜负结果反倒没什么人在说了。”

  “难道那家伙还是故意的不成?”笔言飞说。

  “那不清楚的,我的意思只是说,目前这场比赛对我们的不利还算是比较有限,不是很雪上加霜。”蓝河说。】

这段叶修的态度自由心证,不过我觉得从这里开始蓝河开始对叶修有了更深的理解,以及认同。

 

兴欣公会保姆是很多人萌上叶蓝的地方……原文就不用上了,保姆称号,叶修的话“哪里话,只要你愿意,一直做下去也可以”,蓝河一直强调的“我不是卧底!”和各种泪流满面的心情。

叶修去神之领域之后蓝河也有上过绝色的号指导兴欣的新人……这是连蓝河自己都弄不明白的心情(。

至于叶修,苏沐橙好奇蓝河为什么会帮他打理公会的时候,他说蓝河可能有心事(说对了),这段自由心证,我是当教材来看的。

 

为了表示蓝河也是有自己能力的上一段原文,【显然在具体到细节的时候,蓝河比叶修都要强多了。叶修玩公会毕竟都是他投身职业圈以前的事了,多年没有做过这么细节的工作了。】

松鼠对大山说:若我走不出森林,你也撬不开核桃——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擅长或者不擅长的领域,叶神追求胜利,再玩十年也不会腻,蓝河在教导兴欣小白的过程中体会着游戏的单纯的快乐。这两个人在荣耀上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,但是对荣耀的心是一样的。简单粗暴地说,我认为这两个人是平等的。不过荣耀玩不好没人权,感叹完了,我继续蹲厕所去。

 

蓝河最开始是把君莫笑当高手看待,所以交流的时候开口闭口“兄弟”;在喻文州揭破了君莫笑的身份之后,改口喊“大神”;再后来大神的称呼也没了……在这里我想说一下我的萌点,就是蓝河数次对大神说“滚”的时候(。

没去详细考证叶修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调戏蓝河之路的,随便上一段千波湖的原文,叶修开始大杀四方,蓝溪阁和霸图提前交了保护费所以幸免。然后有一次聊天的时候(前面大段的你来我往的省略)——

【“哎哟,发现一队人,先忙去了!”叶修突然回道。

  “哪家的!”蓝河也激动了一下。

  “你们家的。”

  “你妹,说好的啊!!”蓝河大惊,这货难道也已经完全进入公会斗争领域,开始玩出尔反尔的把戏了吗?

  “骗你的,是烟雨楼的人。”

蓝河又吐血了。这不是要去忙了吗,为什么还会这么无聊?】

打完之后的原文——

【“收工,继续刚才的话题。”叶修这边又和蓝河聊上了。

  “我和你已经无话可说了。”】

 

还是千波湖副本……有一段叶修拉蓝河去下副本的情节,互动很多。先是叶修说有位置邀请蓝河一起下副本,蓝河觉得提议很好但是跟兴欣组队太同流合污了于是果断拒绝(同流合污原文用词……这里颇傲娇啊),拒绝之后他不得不三个人一起去刷副本,因为太危险挂了。

下面这段原文会比较长,因为我总结起来可能会不太到位——

【此时三人聚首副本门外,一边可怜巴巴地互相安慰着,一边等待着濒危状态的解除,结果蓝河就这时又收到叶修发来有消息:“挂了?”

  蓝河当时就是一愣。这一挂,那边都能知道,难道眼前这两个兄弟中竟然也是对方的人?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等级榜啊……”

  蓝河又一怔,连忙又是翻等级榜一看,原来他这五天都没怎么练级,刚刚这一挂,经验又是一个下滑,结果在榜单上被君莫笑和唐柔两个角色给超越了。

  “哦……”看完等级榜,蓝河应了一声。

  “我们这缺个人呢……”叶修旧事重提。

  蓝河又是愣了愣后,忽然就对二人中的一个说:“你,一会儿去跟着君莫笑的队伍,他们那边有位置。”

  “啊?”那人怔。

  “系舟你就跟着灯花夜他们队去吧,没有牧师他们好像打得也挺辛苦的。”蓝河末了又对系舟说着。

  “那你呢?”两人都是异口同声地问。

  “我都五天没练了,缺今天一下也没啥,我去罪恶之城那边刷本了。”蓝河和二人说着,末了又是和叶修联系了一下,把他们公会的那一人给介绍了过去。

  “哦,那你呢?”叶修问。

  “我去别处转转。”蓝河挺轻松。

  “你就是没队喽?那你不是没事干了,正好去上绝色号带带人啊!”叶修又出主意。

  “滚!我很忙!”蓝河燃了。

“……”标点大法被叶修给使用了。】

我个人觉得这段很有爱,无论是关注等级榜的君莫笑第一时间发来慰问(?),还是蓝河的先考虑别人,还是最后叶修的关心和调戏(?)

 

私心上一段原文萌到我的地方——

【“蓝河你个没出息的,我鄙视你!有种咱俩单挑。”车前子大喊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   结果却是那边叶修有了应答:“单挑?你当是打比赛啊!网游玩得就是人多欺负人少,还当会长,悟性太差了。”】(我记得周叶的三段也有一段是叶修代小周答记者问,这个算是同一个梗不?)

顺便说一下,从车前子队伍手里救下蓝河还不是他自己求助,【原文:蓝河……起初都没有要去帮大神找情报的念头,奈何情报却是主动找上了他。一来对手是中草堂的蓝河心下也不爽,二来当时大神正好来了消息问情报,蓝河也是顺势就把自己的情况交待了】结果就这样,面对车前子的指责,蓝河这个老实人还是说不上话来(噗)

打完车前子后:

 【叶修点了点头,一边往回游一边给蓝河去消息:“不错不错,一次就拉来四人,你挺嘲讽的嘛!”

  “……”蓝河无语中。

  “继续努力啊!”叶修说。

  “……”继续无语中。

  “不用太害怕,水里走位选择多,玩家又大多比较生疏,能多逃一会儿,我就会赶到了。”叶修说。

  “我练级去了……”蓝河不想说什么了。

“您忙您忙,有事招呼!”叶修回道。】

——这段无论蓝河还是叶神都乐死我了

 

原文挺多的就不一一上了,大家自由心证。


评论(13)

热度(371)